陈又川 官方网站

http://chfan.zxart.cn/

陈又川

陈又川

粉丝:42268

作品总数:65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陈又川| 中国著名文化人艺术家 陈又川,曾用名陈凡,湖北省武汉市人,生于成都长于北京居北京。星星画会、四月影会成员。资深画家、摄影家、书法家。国际著名精英人文政经学者和文学作家、艺术批评家。长期从事文...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

国 画:元/平尺

匾额题字: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2116377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记跨界艺术家王征(井之)繪畫和照相攝影作品双联展 暨中国意大利高端文化与艺术人士交流

记跨界艺术家王征(井之)繪畫和照相攝影作品双联展

暨中国意大利高端文化与艺术人士交流

(綜述)



陳又川


      王征(井之)的照相攝影作品,充满現當代性精神和原創性專題構築,超越了布列松瞬間述求的程式,創立了王氏真實影像的哲學思考方式。而他的繪畫作品。不僅充满東方色彩元素的根性和綜合材料微妙量子化不可思意的配置,具有深刻的原創隠喻特徵和人性倾述的大愛本真!王征(井之)是陸内乃至東方業界,是一位難得的極具世纪性代表價值的現當代藝術大家。

----題記


 


 ​

藝術大家王征繪畫攝影雙展開幕



    2019年1025日援引YCCF社社總、著名國際水墨畫師、攝影家和藝評人陳又川先生评介:「王征(井之),是我多年朋友,他的照相攝影作品,充满現當代性精神和原創性專題構築,超越了布列松瞬間述求的程式,創立了王氏真實影像的哲學思考。而他的繪畫作品,也大大出乎本人意料之外。不僅充满東方色彩元素的根性和綜合材料的微妙的量子化不可思意的配置,而且具有深刻的原創隠喻特徵和人性倾述的大愛本質!王征(井之)是陸内極具代表性現當代藝術大家。」王征(井之)、于得水、陳凡(陳又川)、李百軍、陳锦、李杰、萧沉、劉遠、李勝利等位具有代表性的著名攝影家、文化學者、著名畫家和區内外知名文化人士及同好百余出席了當日在銀川市文化城舉辦的《王征(井之)繪畫『是時非是/敦煌』、攝影『旱天课』雙展》的開幕儀式。















中意藝術交流:造訪参觀銀川當代美術館的意義



      意大利高層文化訪團早前1026日上午抵達寧夏回族自治區首府銀川。並訪問参觀了銀川當代美術館,下午於銀川當代美術館舉行座談交流。銀川當代美術館是目前中國大陸展陳和研究當代藝術最具影響力的美術館。

      意大利高级文化訪團出席陸内資深知名攝影與繪畫藝術家王征(井之)的雙展觀摩交流與研討活動,意方的貴賓成員有:(1)克勞迪奥·羅卡(Claudio Rocca):意大利佛羅倫薩美術學院院長、教授,意大利意中國際文化交流協會名譽主席;2)洛倫澤利·馬戴奥(Lorenzelli Matteo):意大利意中國際文化交流協會主席、米蘭國際藝術中心主席、米蘭國際畫廊總裁;3)阿爾弗雷德·米洛特(Alfred Mirashi ):意大利意中國際文化交流協會副主席、著名雕塑家格拉齊· 米勒(Grazie mille;4)尼科洛·斯博吉(Niccolo Sborgi):意大利佛羅倫薩市市长特别代表;5)羅畢華卡·馬戴奥(Matteo Rocca克勞迪奥·羅卡之子):意大利佛羅倫薩美術學院院長助理、意大利建築設計師。

​ 


   陸港参與中意藝術交流活動的貴賓有:吕澎:銀川當代美術館藝術總監;王征:中國陸内現當代文藝變革振興時期的攝影、繪畫藝術家;曾毅:東方文化基金會主席、山東工藝美術學院教授,意大利高級文化訪團的策展人和香港資深知名現當代水墨畫師、藝評人陳帆又川和王征(井之)攝影與繪畫雙展策展人、藝術學博士後張宏偉。

 ​


意大利佛羅倫萨美術學院羅卡院長講壇





      意大利高層文化訪團1026日當晚,在寧夏民族大學大講堂舉辦了由佛羅倫薩美術學院院長羅卡先生主關於《米開朗基羅與大衞:佛羅倫薩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的是主題講演。受到該校修研藝術門類二百余位同學的歡迎。菁名著名文化學者、東方文化基金會主席、山東工藝美術學院曾毅教授、著名香港國際水墨藝術家和藝評人陳帆又川 陪同出席講演活動。本次活動由著名攝影家、畫家王征主持。意大利高層文化訪團全體成員出席了當晚羅卡先生的演講。



陈又川和克勞迪奥·羅卡(Claudio Rocca):意大利佛羅倫薩美術學院院長、教授,意大利意中國際文化交流協會名譽主席​。


      意大利佛羅倫萨美術學院羅卡院長在中國内陸西部地區的寧夏回族自治區區府銀川市寧夏民族大學大講堂專設高端位的藝術専題講壇,還是破天荒第一次,也可認為是中國的首次。這都跟王征和曾毅的共同不懈努力是分不開的。這样一間在全球知名度甚高的意大利佛羅倫薩美術學院,院長克勞迪奥·羅卡(Claudio Rocca)親臨中國大陸,並率訪團親臨陸內的銀川是絕無僅有的。


Accademiadi Belle Artidi Firenze1785年成為國立美術學院,學院是歐洲文藝復興的產物,也對歐洲文藝復興產生過巨大影響,因對世界美術界,世界美術教育作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所以有『世界美術最高學府』和『寫實主義大師彙集的皇家美術學院』之稱,與法國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俄羅斯列賓國立美術學院、英國皇家美術學院並稱世界頂級四大美術學院,並作為世界四大美術學院的中心。『世界美術學院之母,四大美術學院之首』這是對佛羅倫斯美術學院最簡潔的評價。佛羅倫斯美術學院作為世界第一所美術學院對後世影響極為深遠,首先,他作為世界第一所美術學院開闢了世界美術教育,其次,對後來的博洛尼亞美術學院,羅馬美術學院,巴黎美術學院,列賓美術學院,中央美術學院等美術學院都具有引導和啟迪作用,佛羅倫斯美術學院不僅僅是一個美術學院,而是世界美術教育的標杆。第三,大師雲集打破美術界限,美術學院大師雲集,無論是達芬奇,米開朗基羅,瓦薩里,還是伽利略,莫迪利阿尼,阿尼戈尼。他們是世界級的大師,米開朗基羅,達芬奇更是整個人類文明的最傑出的代表。學院的教育早已打破了美術的界限,科學,文學哲學等蘊含其中。第四,佛羅倫斯美術學院是文藝復興的產物也對文藝復興產生了巨大影響佛羅倫斯美術學院所存在的意義已經超越了一所學校的含義,他作為世界文明發展的見證者藝術及教育的里程碑而存在。」


王征(井之)與現當代繪畫和意大利佛羅倫薩高層文化訪團


 




、、








陈又川和洛倫澤利·馬戴奥(Lorenzelli Matteo):意大利意中國際文化交流協會主席、米蘭國際藝術中心主席、米蘭國際畫廊總裁​。







   2019年1027日當日上午意大利佛羅倫薩高層文化訪團一行在銀川文化城觀賞王征(井之)攝影繪畫雙展。

      王征(井之)的雙展同時以異乎尋常的形式、不拘一格的地亮相予社會公衆乃至全球藝術坊間,是現今中國陸内文化自信和藝術變革的重要標誌,所以本人以為,王征(井之)的綜合材料復合繪畫作品與現代後觀念表現主義紀實影像作品,並非是一種非本質现象或者非藝術事件,而是標誌了中華两岸四地的現當代的藝術革命性的轉折。

       王征(井之)從照相攝影走向新表現主義繪畫,並不是常規意義上的變進,而的確是超常跨越性變革,我以為他的攝影視覺的觀照是俯視的才可能是觀照,漢語表述的核心是「從上而下的看」的意思,那無疑是博大寛厚的。

      長達近半個世纪照相鏡頭審視,是自然、社會、人的人文歷煉,是對他後来递進到繪畫置構,是影像必然走造化自在根本性置换。他近年的纪實影像,已經不再是布列松式的直觀構成,而具有了哲理性和隐喻性强烈的核心人文思考,我本人稱它為「王氏新紀寶表現主義照相影像」,而恰恰是這様一種充满藝術沉思的畫面觀,是中國式的中庸調和的那種哲學狀態。

      一旦他進入了這種近乎巅狂狀態,本人也涉予類似的繪畫狀態深有所感,這即是:藝術,揭露心境。所謂「心境」亦即在「人世欲望掙扎的有無」之間,「地球與宇宙時空的混沌」之間漫步。王征(井之)的繪畫,亦是抽象與具象互動體驗的綜合材質構成的新印象主義繪畫,不同凡響耐人尋味。王征(井之),是我多年朋友,他的照相攝影作品,充满現當代性和原創性,而他的繪畫作品,大大出乎本人意料之外。不僅充满東方色彩元素的根性和綜合材料微妙量子化不可思意的配置,具有深刻的原創隠喻特徵和人性倾述的大愛本真!王征是中國陸内極具代表性現當代藝術大家。」

  ​ 

 

藝術揭露心境的靈魂之舞


 


    藝術,說透了就是「揭露心境」。繪畫便更為主觀,物化後即是多維時空的「糾緾」,此一彼一還是一,從一始又從一終,且無窮無盡。

      黑白、彩料和視觀界、水液層,構置出一個又一個量子塲境,非常非常之微小,武幾乎瞅不見,且綜審視中須如「打座」般的至静,沉寂到「有無」之間。

    有即有,無非即有。無有則無,有則無有。無非無,無無非無;有非有,有有非有。世間道,常有常無,有常則無常矣。悟化者皆作去逝觀,不迷不癡終不為所執,可悅乎?

        混沌初開往覆不息不止。人,先添思維傳導基,發腦際源而貫周身脈。啟口大啼睜眼認母,落地宣次弟,即定搏生位。然,人為造物之主,行運歲月,非草木禽獸而治大千。然,凡夫沾淪搏生位,得失命爭固有,私欲纏身,厭惱不絕。故說混沌氣,皆因大千是非縱橫、邪惡雜擾,人涉之道障迷層疊。凡生於世者,必求得應,以為脫困脫解。實則求取者世俗難移,若終無了了空悟,執著貪取、乞取、邪取、騙取、霸取、惡取,皆墮入私孽輪回而無終期。混沌大千,無論今昔,當應無論來期,皆混純無盡。凡夫沉淪者甚眾,然生息繁衍,生死必不可違。人生之路順逆、苦甜、貧富、禍福皆無常定,幾升見伏,始生終死必無常也。人生在世,無搏便無得受,即使有搏,亦會有無得之有,更謂搏得之有皆屬虛有。地球園潤物沃,混沌之中為內宇宙大觀,層蓋生靈萬種而運;混沌之外為宇宙無極量時空。然,皆與地球合一而為。地球何以混沌?悟曰:障迷識空無空,終誤其迷而難悟空也。凡夫無覺受悟成,起心動念天人分異,即無能為治矣。世間大成者,非空空無有,搏而忘我無我,恰適宇宙密律,再即運創造信碼合律,終得未有之用於人類,人之傑也。

  一切有法而無法,一切作為均以無法而無垠。藝術如是説。

  ​ 





藝術造化之作是獨特而無價的


許劍龍,國際藝術坊間著名藝術策展人、香港水墨藝博始創人和台北水墨現塲始創人。他深刻地體認:「中西方專家的組合講座,非常具有現代融合性和比較話語權的學術人格力量和敎學感染魅力!」我當時跟他贊許地說:「您一共連續三屆的香港水墨藝博,學術都做得不錯,針對性也強。是次更加地給力!」但,他做香港的「水墨藝博」第三届正火呢!就嘎然終止不再往下做了,便把這項目交給了接手者即消失掉了,没有太久的時間,便有了台北的「水墨現塲」。許劍龍自信地認知了他本人的努力:「专家能跟我们一起交流和研讨,那是很难得的。所以整体来说,我是比较满意的。」

    過往的總共三次香港水墨藝術博覽會,許劍龍倒到底感悟到了些甚麼?許劍龍回答説:「我覺得做藝術是細水長流。剛剛過去的58年當中,讓大家關注水墨市場的時候,我覺得現在是非常好的契機。好的契機是甚麼呢?是讓大家有一個廣大交流的平臺,不單純是商業。而是跟商業跟學術在一起來做的一個對話,我領悟到的是,做藝術的推廣,不可以單純是從一個市場的角度來看,也需要從一個學術的角度來審視历史的和现代的水墨藝術。」他進而明白地指出:「這正是認識藝術本身的本質來審視,它的內容到形式最終構成水墨作品的,首先是它本身內在的藝術思考價值與人文魅力,然後才是藝術品的市場交易的流通。這樣的話,藝術品的購買和收藏樂趣,在我們理解到藝術品本身價值的時候,我就覺得作為籌辦者是很值得的!在是次博展中,我跟專家們和藝術家們也學了好多東西,真的是領悟好多的!」

    我清楚地記得中央美術學院訪問學者、中國立方體藝術館館長,一直致力於推廣發展中國西北現當代藝術的獨立策劃人,同時也是擔任本次展覽策展人的張宏偉特別強調的有關王征(井之)雙展的策展定位:「欣賞王征(井之)的畫作得先有一個心理準備,要事先接受這樣一個觀點,作為理解抽象藝術的先決條件:繪畫具有豐富且複雜的內在特徵。中國抽象藝術始終不是西方抽象的複製和翻版,中國抽象藝術有著不同於西方抽象藝術的本體特性。而此次展出的王征的抽象繪畫作品是以上觀點很好的詮釋。」

許劍龍認知「市塲與學術的體驗互動關係」,張宏偉認知「中國抽象藝術始終不是西方抽象的複製和翻版」,而陳帆又川認知「藝術揭露心境存在有無與混沌的糾緾闗係」。這都在説明:藝術造化的市塲價值無法離開解畫的多種形式的詮釋,是因為藝術造化之作是獨特而無價的。所以才會有藝術家與學府的交流,才會有藝術家與畫商的互動理解,才會有藝術家與策展人的推廣同行,才會有藝術家與經紀人的携手共進。

我衷心祝福王征(井之)的美好願景終成真!我與曾毅、王征(井之)的戰略合作三位一體的美好願景終成真!

    


王征和陳又川。


陳又川(左)、王征(中)、曾毅(右)


2019年1108日香港道風山

2021年0609日新鄉太行山


    (責編:乃千/主攝影:麦子琪、邊境)